当前位置: 首页>专题栏目>公立医院改革

小县城“改”出了大民生

发布时间:2017-02-22 15:40 来源: 遵义日报 【字体:
分享:

  ----解码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“余庆经验”

   

    核心导读 

  说到看病这个事,老百姓的印象,也许还停留在“看病难”“看病贵”上。然而,位处黔中腹地的余庆县,看病正变得轻而易举,老百姓再也不用“小病拖、大病扛”,掏空家底辗转大型医院,在家门口就能花小钱看得了病、看得好病。为老百姓带来这一系列实惠的,正是余庆县自2010年以来开展的基层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。

  2010年以来,余庆县医改工作历经荆棘,破难前行,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突破。基本构建了政府办医、现代医院管理和区域统筹发展三大新机制,实现了服务能力、管理水平和医务人员积极性“三提升”,达到了群众、医院、政府“三满意”的目标。群众就医负担明显减轻,县医疗服务群众满意度连续六年位列全省前三。通过改革,全县卫生医药事业进入良性发展快车道,公共卫生服务能力处于全省前列。

  视点一 

  政府办医,医院回归公益本质

  谈起医改,余庆县龙溪镇卫生院副院长陈军感慨良多:“医改前,医生工资都要自己找,医院精力主要放在增收上,不但老百姓看病贵,医生也是一肚子怨言。医改以后,医生工资由政府财政支出,大家的精力都放在提升业务能力、做好服务上,来看病的老百姓多了,医院的收入自然也增加了。现在我们院的医生收入提高,老百姓也看得起病,皆大欢喜!”

  医改成效如何,政府履职是前提。余庆县是财政弱县,2016年地方财政收入仅4.4亿元。但为根本落实政府办医职责,该县在财政刚性支出压力巨大的背景下,在全省率先实现了对县级医院的全额工资、历史债务、六项投入“三兜底”。2011年,余庆县先后出台了《余庆县医疗卫生机构运行补偿办法》和《公立医院经费保障的通知》,明确县、乡两级医务人员工资、历史债务、发展投入三个方面全部由县财政进行兜底“买单”。“十二五”以来,“三个兜底”累计投入人员工资2个亿、化解历史债务7000余万元、发展投入9.04亿元,较“十一五”增加3倍,政府年卫生投入占经常性财政支出比重从10.83%提升到16.53%,从根本上解决了医院发展资金“瓶颈”,打破了医院“自己找饭吃”的窘境,让医务人员真正成为“公家人”,医院发展步入了快车道、跑出了加速度。在村级实现公共卫生和基本药物财政匹配经费、计生技术服务经费、每月定补资金和养老保险财政投入“四个到位”。改革实施以来,政府财政共计投入4800余万元,县级公立医院医务人员年收入从5.2万元增加到9.3万元,乡镇卫生院从3.8万元增加到7.6万元,村医年均收入从1.5万元增加到3.8万元,实现了“翻番”,从根本上保障了基层医生待遇,解决了医生们的后顾之忧,筑牢了基层网底。

  有了政府兜底,破解了医院发展困境,解除了后顾之忧,医生们的心也安定了下来,改革的重点落在医院回归公益性、医生回归看病角色、药品回归治病功能的医疗本质上。

   视点二 

  分级诊疗,实现优质医疗资源共享

  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、中山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申曙光说:“资源再多,如果不能够有效地利用也会浪费掉。余庆县实行的分级诊疗制度就很好地实现了资源的有效分配。”

  针对医疗资源不均衡的难题,余庆县坚持机制创新,抓住促进医疗资源下沉这个关键,上联三甲、下联镇村,建立了以县级医院为龙头、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为基础的县域医疗联合体,基本形成了“基层首诊、双向转诊、急慢分治、上下联动”的分级诊疗新秩序。

  在龙溪镇田坝村卫生室,医生易婷芝正在给村里一位大妈量血压。她告诉记者,村卫生室一般承担的是一些小病痛的诊疗,更多则是以预防保健为主。如果遇到处理不了的疾病,她会立即联系与她结对的龙溪镇卫生院的全科医生,办理患者转诊手续。

  这样的转诊流程,现已在余庆县域内全面铺开,全县已明确高血压、糖尿病等7个病种可进行双向转诊。分级诊疗服务流程也已规范,转诊患者门槛费得到减免,转诊通道畅通,确保了患者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。

  目前,余庆县还以县人民医院、县中医院为核心,按照“分工协作、合作共赢、统筹协调”原则,上联北京同仁眼科医院、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、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等三甲医院,下联松烟镇卫生院、关兴镇卫生院等,组建了6个医疗联合体。医联体一方面由县人民医院派驻专家长期到乡镇卫生院坐诊,有力提升了乡镇卫生院的诊疗水平;另一方面注重与城市三级医院的交流合作,与市级医院成立了紧密型医联体,市级医院为下辖医院提供技术支持、人才培养、结对帮扶、远程帮助等手段,在医联体内实现资源共享,促进基层卫生院能力提升、服务升级,让群众能在家门口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。

  家庭医生签约作为分级诊疗的重要手段,在余庆已遍地开花。2016年,余庆县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已签约29123人,占重点人群的31.5%,常住总人口的11.8%,基本实现了镇、村全覆盖。家庭医生采取“1名全科医生+1名公卫医生+1名村医”的“三个1”模式组建服务团队,服务团队对签约对象进行分类服务,及时了解签约对象身体健康情况,确保签约对象患病第一时间得以诊治,医患关系更加融洽。家庭医生签约不仅是对签约对象给予医治,而且全面实施基本公共卫生服务,大力开展健康检查、健康教育、预防保健等工作。推动了农村卫生服务模式的转变,由以治疗为中心转向了以健康为中心。  

  视点三 

  支付改革,患者看病少花钱

  医改有没有效果,患者的感受是最直观的。

  正在龙溪镇卫生院住院的朱家平阿姨是大乌江镇人,患有支气管哮喘的她,每年都要进出医院无数次。阿姨说:“以前看病贵,病发了能拖就拖,不然就是到医院拿点药回家慢慢养。近几年医院条件好了,看病有新农合报销,住十来天的院连500块钱都花不完,还有医生照顾着,比在家硬扛舒心多了。现在只要一生病就愿意到医院来。”

  龙溪镇卫生院副院长陈军告诉记者,现在卫生院实行以临床路径为基础的单病种费用包干,实行超支不补,节约归己。以孕妇生产为例,镇村居民顺产的都是1000元包干,由新农合报销,孕妇不用出一分钱。

  为破除患者看病贵的难题,余庆县在医改过程中,始终坚持医药、医疗、医保“三医联动”。在医药上,县人民医院在全国率先实施药品零加成销售,调整医疗服务价格、优化收入结构,彻底打破“以药补医”陈规。

  要想让患者到医院就医,除了降低医疗费用,提升医疗服务能力是关键。县人民医院一方面努力打造重点学科,一方面精细推进临床路径管理,建立以信息化建设为基础、医院制度为保障、奖惩结合为措施的临床路径管理办法,实现管理病种数与管理出院人数不断增加,做到了合理检查、合理治疗、合理用药。同时,医院还根据各临床科室实际情况,制定药占比考核指标。将药占比考核指标、用药不适宜行为纳入绩效考核,有效降低了患者就医费用。县级公立医院均次费用也由改革前的3741元降至3379元,乡镇卫生院不仅服务能力大幅提升,而且均次费用增幅远低于GDP增幅。费用降低了,就诊数量就得到了提升。2016年,余庆县门诊人次107.16万人次(县级公立医院占24.15%、镇村占75.85%),较改革前提高了31.26%;住院患者5.33万人次,较改革前提高了29.16%,其中县级公立医院较改革前提高了28.72%,乡镇较改革前提高了19.08%;外出就诊率由改革前的25.65%降至9.78%,基本实现了90%患者不出县、90%大病不出县的目标。

  据了解,余庆在医保支付上,采取按人头、按病种为主的混合支付方式,按照“总额预算、总量控制、风险共担”的原则,通过对前三年各医疗机构疾病发生率和住院率进行总量测算,科学合理核定各医疗机构门诊、住院人次和次均费用,实行总额预付,每月结账、年终决算,把原来医院想方设法多花的新农合基金从“医院收入”变成“医院成本”,主动控制不合理医疗费用,尽最大努力减少居民看病费用,有效控制了过度医疗。

  同时建立医保医疗谈判协商机制,通过实施以临床路径为基础的单病种费用包干,实行超支不补,节约归己,逐步扩大病种范围。2016年,临床路径管理病种已增加到150个,入径数覆盖出院人数66%,成功率达98%。另外,医院还强化医疗服务行为监管,科学设定临床监测指标,实行每月监测统计,并与年度考核、质保金兑付挂勾。2016年,群众实际报销比由62.63%提升到68.5%,大病实际报销比由59.72%提升到75.07%。医保支付制度的改革,规范了医疗机构诊疗行为,控制了医药费用不合理增长,引导了病人合理流向,提高了基金使用效率,推动了改革向纵深发展。

       ■ 遵义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玺
<上一篇:医药分开,究竟谁受益 >下一篇:撸起袖子迈开步子 争做医改“先锋者”